? 擇高處立,向寬處行 ——《民營視界》專訪十里香股份公司副董事長祁雪 - 企業新聞 - 十里香酒|十里香股份公司
首頁 資訊中心企業新聞
資訊中心

擇高處立,向寬處行 ——《民營視界》專訪十里香股份公司副董事長祁雪

作者:管理員
2023-09-15 09:35:23
瀏覽次數:552次
字號:

 

 

\

擇高處立,向寬處行

——專訪十里香股份公司副董事長祁雪

      前言

      雖然父親祁建發是十里香酒業的帶頭人,但是祁雪從小到大對酒廠并沒有特殊的情感記憶,酒廠對于她最深刻的印象和眾多同時代的泊頭人一樣,那就是臨近中午酒廠釋放出來的濃烈的氣息。那是一種類似于饅頭蒸熟了開鍋的味道,那時泊頭四中緊鄰酒廠,她在那里讀初中,每天放學,她和同學們一路騎車回家。

       中考她考上滄州市一中,從此她的主要生活環境便離開了泊頭,也離開了那種味道,開始了越走越遠的人生旅程。三年后,在別人的羨慕和祝愿中,她一舉奪魁考上北京大學,隨后取得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學士與數學科學院統計學學士雙學位,為了繼續深造,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美國佐治亞州立大學羅賓遜商學院攻讀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獲博士學位。學業的成功極大地拓展了她的視野,也讓她的事業越來越寬廣,遙遠的泊頭成為她思鄉的一個原點,雖然牽著她飛翔的目光,但是從來沒有影響過她飛翔的高度。

       2020年8月,她正式接受父親的任命,重新回到故鄉泊頭,回到兒時生活的故里。酒廠的氣息依然,而她,圍著世界轉了一圈,已經不是最初只想著一心往外闖的少年。她多了面對這個世界的信心和能力,也多了面對親情與自我的使命和擔當。

 

平臺,是提升自我最好的助力

 

記者:從履歷上看你擁有特別優秀,也非常豐富的工作學習軌跡,從初中畢業便離開了泊頭,簡單介紹一下這些年的經歷?

       祁雪:我的父母比較開明,從最初便給了我選擇上的最大自由。在北大我本科讀的經濟學,又修了統計學的學位,畢業后去美國繼續讀了一個商科的博士。因為我主修的課程是金融領域,畢業后沒有立即回國,而是選擇留下,在美國德勤咨詢公司擔任風險與金融咨詢部門業務經理,主要是給一些金融機構做金融模型然后進行風險評估。這份工作大約做了兩年時間,這期間,我父親在通電話時曾經試探著問過我,有沒有計劃回來發展。我毫不遲疑地回答說不。父親也就沒有再提。

       那時我二十多歲,一心想體驗不同的生活,那種蝸居一處,一眼看到頭的日子對于我來說是無法接受的,只要在一段時間內生活維持了穩定的現狀,一切于我駕輕就熟,游刃有余,我就開始想,一切應該改變一下了。

       2015年初,我回到北京,擔任華芯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高級投資經理,做PE投資。這是一家私募基金,當時國家正大力發展集成電路,工信部和國家開發銀行共同成立了這樣一個基金,我在這里工作了五年的時間,基本是基金一期的整個投資期,主要做一級市場股權投資。

記者:雖然拒絕了父親,但是感覺你并沒有忽視父親對你的召喚,回北京應該是回應你內心追求的一種隱性選擇。

       祁雪:或許是有這樣的感覺吧。不管走多遠,心里始終有一個指引的力量,那是一個動力源。另一方面,在心里始終也有實業報國的理想。

記者:在北京五年,擁有了自己成熟的事業和幸福的家庭,生活已經很穩定,又是出于什么樣的契機選擇回來,面對新的挑戰?

       祁雪:不可否認,一個人到了一定的年紀,會有越來越重的責任感,父親已經不能忽視地變老了,他的事業需要有人繼承,他的責任需要有人分擔。所以等他再次跟我說的時候,我沒有拒絕。

       從自我成長的角度來說,回來也是一個很好的平臺,一個人只有到了一定的位置才會思考那個層次的問題,從咨詢到投資,再到現在的企業經營,職位的變化不斷地推動著我打開思維和視野,進行自我的提升,這是成長最好的助力。以前做咨詢的時候,我只需要考慮項目面對的風險,后來做PE投資,面對的主要是不同發展階段的企業,可以通過企業報表、團隊架構等等一些具體的參與措施了解企業運營,但旁觀者的態度與身臨其中還是有不一樣的視角和心態。

       另外,2020年也是非常特殊的一年,新冠疫情的暴發改變了我們許多生活的態度。天災面前,親情倍顯珍貴,兩地相互惦念的生活讓距離再也不能被忽視。當時我剛有了孩子不久,很能體諒到父母的良苦用心,便帶著孩子一起回來了。

 

企業可以傳承,歷史是不能復制的

    

記者:回到十里香酒業,從董事長助理到2021年全面接手,這期間主要學習了什么?最大的感觸又是什么?

       祁雪:回來之前我對白酒行業一無所知,怎么做酒、怎么賣酒、怎么喝酒都是需要學習的事情。做董事長助理半年多的時間里,跟著董事長不停地開會,通過各種會議快速了解這個企業。這個過程也是我深入了解之后,和企業重新建立起情感聯系的過程。這個過程讓我對它充滿信心。

       十里香酒業前身為泊頭五家酒坊,1946年泊頭解放,政府組織五家酒坊實行“公私合營”,廠名“聚盛泉”。1949年新中國成立,政府對私方股份全部折價償還,變為國營泊頭制酒廠。2000年完成股份制改造,創建河北三井釀酒有限責任公司,2003年成立十里香股份有限公司,到現在正好二十年。十里香酒作為公司核心業務,定位中高端商務用酒,聚焦滄州本地市場銷售,現已實現連續十五年滄州銷量第一,奠定了滄州消費者“商務宴請”首選品牌的地位。另一個知名品牌是小刀酒,專注于工薪消費群體,面向全國市場銷售,近年來也一直保持著不錯的銷售業績。

       公司始終秉承“釀一品酒、做一品人”的核心文化,崇尚“用心做酒、無愧于人”的酒匠精神,經過七十余年的砥礪奮進,現已成為河北濃香型白酒品牌的代表之一,是河北省唯一實現省、市政府質量獎大滿貫的白酒企業,并成為中國食品名牌企業??梢哉f,上一代人為我們打下了很好的發展基礎。

記者:你如何看待上一代人的管理特點?

       祁雪:父親這一代人一輩子都在這個企業,對這里了如指掌,二十多年的管理經驗積累起來,讓他們對企業的各個方面都駕輕就熟,企業從所有權到決策權基本上集于一身,建立起了無可替代的管理勢能。一直以來,他們的這份能力、魄力,還有魅力對企業的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人是不能復制的,企業發展的歷史也是不能復制的。

記者:你的管理特色呢?又是如何做到縮短或者過渡好這份代際之間的距離?

       祁雪:我不可能馬上擁有像父親那樣的經驗和權威,但是我會知道我想要的一個方向,為了這個方向會對當下的工作進行微調,管理體系的搭建包括制度、團隊、信息化等等,是需要過程的,而在企業交接時期最重要的還是穩定。

       美的董事長何享健提出過一個觀點,企業傳承傳的不應該是人,傳的應該是制度以及治理機制。這個觀點我非常認可。我和董事長一直也在探討,我們的傳承要達到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建立現代企業治理制度。治理和管理是兩個概念,管理更多的是企業經營中事務的處理和解決問題,治理是所有權、決策權、經營權、監督權的分離以及相互制衡,這也是能最有效激勵大家自主性、積極性的方式。人的不確定性是最高的,而制度的傳承,治理機制的建立可以保證企業長久穩定的發展。

       這方面,董事長也給我們打下了很好的基礎,但治理機制的建立是一個相當漫長、相當復雜的過程,議事規則的建立和修訂,權利的收放其實需要很多思考和實踐,需要結合企業自身的情況,考慮外部環境,不停地進行一步步的優化,這個過程會對我們提出更高的要求,這是一件難而正確的事情,這也是我們的目標。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來日方長,我會用時間去換空間。

記者:我發現對于做事的踏實態度上你和董事長一脈相傳,他是二十年只做酒,而你提出的以時間換空間,都是這樣一份認知。

       祁雪:我是非常認可長期主義的。我會拉開一段時間來看我的目標是什么,企業的目標是什么。這也是我規劃個人職業生涯的一種價值觀,我會看五年后要達到什么目標,可能現在看起來是挑戰比較大的目標,但把它分解到每一年每個月,也就沒有那么恐怖了。只要目標是明確的,方向是正確的,哪怕每天解決一個問題,精進一件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也一定會雜草除盡,前路鋪展。

       這是我過往工作時的價值觀,回到公司之后更堅定了這個價值觀,一些長期有利的事情,哪怕短期內可能會帶來一些波動或挑戰,那也要勇敢面對,遇到困難就解決,遇到挑戰就面對,我也希望我的公司,我的員工們都建立長期主義價值觀去做事。特別是現在社會環境變化非???,不確定性非常大,如果沒有一個長期的定力支撐很容易迷失方向。

 

創新不是一蹴而就的

 

記者:對于年輕的接班人來說,創新是一個不可繞過的話題,在品牌推廣、營銷宣傳、團隊建設等方面,你接手以來,十里香酒業有什么新的嘗試嗎?

       祁雪:大的改變是沒有太多的,我們一直在按著我父親的方向往前走。創新從來也不是一蹴而就的。營銷方面有在嘗試做一些服務上的延伸。從經銷商到終端商再到消費者,我們努力在鏈接終端用戶,將費用直接用于消費者,盡量擺脫對渠道的依賴。這也是白酒發展的一個趨勢。例如我們一直在搞活動,消費者可以通過掃碼得紅包、拿獎品、換綠植等等。

       企業客戶也是我們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為我們酒的定位是商務宴請,所以我們有一個新的理念,那就是服務好我們客戶的客戶。

       我們在泊頭新建設了“十里香·大運河文博園”,是國家3A級工業園,2018年、2022年兩次曾當選為滄州市旅游發展大會的亮點項目,里面的十里香樽大廈集文化展示、消費體驗、商務接待、餐飲住宿于一體,開發區有許多企業,經常會有客戶接待的任務,客戶來我們這里進行商務活動的時候,我們可以為他進行定制服務,例如,我們的水舞秀音樂噴泉可以展示客戶的宣傳片,這個噴泉水型設計豐富多彩,不僅是目前滄州地區最大的音樂噴泉,而且也是滄州地區唯一能夠放映水幕電影的噴泉;還有園內的景觀、大字亮化全部都可以按照客戶的需要進行配套定制。讓客戶的客戶可以通過這一次接待多方面具體地了解我們的客戶,如果客戶的客戶對這一套流程滿意,我們的客戶肯定也是滿意的。

       對此,我們有自己的一個新定位,那就是做企業的酒管家。從去年開始我們還開展了一個名酒進名企活動,活動主要是十里香高管帶隊拜訪滄州地區各行業領軍企業,通過企業高管之間真誠的溝通和交流,和滄州區域各大名企建立起一份情感的鏈接。

       至于團隊方面,目前我們主要在做的是人才梯隊的搭建。我來這里之后,企業的中高層領導都給予了我很大的支持,我很認可我們的團隊,但我感覺我們的人才管理還沒有做到體系化。體系需要有規劃,有長遠的目標,為此,2021年我們和泰山管理學院開展了半年期的“高潛力人才訓練營”,面向集團選拔了近60個人,通過面對面講課、預留作業、方案演練等方式進行集中培訓,為集團進行人才方面的儲備。2022年我們又開始了一項助理培養計劃,每一個中高層領導都必須培養一個助理,通過這樣的方式在現有崗位進行人才的儲備?,F在我們的中高層領導除了75后,已經出現了87年的后補力量了。

記者:你是從泊頭走向世界的人,目前十里香酒主要銷售地域還是在滄州,對于她的銷售地域你有更遠的規劃嗎?

       祁雪:確實,十里香目前都是在滄州本地銷售,還未走出去。我當然不想十里香只在滄州銷售,我對我們酒的品質非常有信心,我們是河北省最大濃香型白酒發酵基地,濃香酒的生產和儲備能力都是第一,同時我們又和河北大學共建了“河北省濃香白酒釀造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是河北省惟一的省級濃香白酒研究中心,我們擁有最好的匠人師傅,“釀一品酒,做一品人”是我們一直不變的經營理念,我們還有大運河以及深厚的群眾基礎,但是現在的市場正在由增量改為存量,地產酒向外發展的壓力很大,我們還缺少講故事的能力,對企業在全國范圍內進行推廣不太可能,但是省里還是有機會的。

記者:從回來到現在已經適應新的生活了嗎?對新角色是否游刃有余?這其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祁雪:游刃有余做不到,但是感覺順暢多了。企業的各級干部都給予了我最大的支持和包容,困難主要是我自己給自己的壓力。這一次回來,對我來說跨度非常大。不僅從行業,還有思維,乃至人生都有很大的變化。我很希望自己能更快地了解這個行業,更快地熟悉這些業務,把自己的想法付之實踐。

       其實過往的那些年,我的人生經歷跨度也是很大的,如果我畢業后一直留在國外不回來,可能我會做個標準的中產,也很好。但是這樣一眼看到頭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

       我們那一代出去的人大多都選擇回國,因為國內發展的環境非常好,經濟發展很快,并且國內的煙火氣十足。我們回來的生活會有更多的可能。最初剛回來時也有人問我,適應嗎?說實話我沒有特別的感覺。主要是北京的工作太忙了,以前我在外企,北京是國企,這個變化也是很大的,我把時間差不多都用在了對新事物新環境的學習和追趕上,沒有多余的心思去想適不適應。其實一個人會焦慮和害怕都是因為面對的環境不夠具體,一旦有了具體的事情去做,反而就沒有了這些焦慮。所以忙碌是消除不適應最好的方式。

       這次回來也是這樣。作為企業的負責人,你沒有下班,沒有假期,事無巨細,永遠都是責任的第一人,即使是春節,或者出差,都有操不完的心。前兩天下大雨,我就要第一時間想到廠子,如果在家必須去看一眼,會不會有積水,會不會影響正常的生產,像我父親常說的:下大雨的時候,你不在場誰在場?

 

后記

 

“別人家的孩子”

       從小到大,祁雪從沒有讓人失望過。這也導致了她自我要求嚴格,性格好強,永遠追求完美主義。

       回到十里香酒業之后,她將在外多年養成的嚴謹的職業狀態也繼續保持了下來,從來不遲到早退,除了出差,基本上維持著兩點一線的工作狀態,強度之大,人所不及。最近公司搞了一次沿大運河徒步行走的團建活動, 26公里的環河路程頂著38度的高溫繞行下來,公司里許多年青人都沒有堅持走下來,但祁雪始終保持著最好的狀態走完了全程。這個拼勁給身邊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路走來,她的優秀有目共睹,但她背后付出的辛苦卻永遠都在別人的目光之外。如今歸來,說起最大的感受,祁雪一展孩子般的笑容:那就是終于能夠隨時回家吃上媽媽做的飯了。

?
聯系客服
久久夜夜无片无码_亚洲色欧美国产综合_国产成人亚洲综合97_欧美日韩在线一区一区